上一篇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現代人 上一層 - 關於生活與生命的閱讀筆記 下一篇
中學生導航網 >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 關於生活與生命的閱讀筆記 > 本頁
 
 
●現代人
 
現代人常感孤單寂寞,有時我們將這種疏離感歸咎於生活型態的轉變。

我們生活在一個壓力比較多也比較大的時代,因為如影隨身永遠無法解除的壓力,我們內心的緊迫感不斷累積增加,我們被時代機器的運轉所牽制,而無法花較多的時間與精神去了解別人,為了解除壓力我們常不自覺地變成只是不斷地期望或要求。

然而期望與要求是鞭子,我們彼此互相鞭打,終至於每個人彎腰縮背孤立無援;只有理解和諒解,才是人與人之間可以交通往來的道路,可以讓我們的情意一起感動與分享。
●不怕
 
不喜歡自己是一個會害怕的人,因為怕人家說我們膽小,(雖然這其實已經是「怕」了),而一個人膽小是會被嘲笑輕視的,因此,我們說不怕,以一付無比自信的姿態,陳述撐起來的勇氣。
●難免受傷
 
我們說不怕,而且還要逞強用事實行為證明我們的不怕,因此,有時我們觸犯規矩抵觸大眾的意志,我們故意如此以突顯勇氣;當然,有時我們得承受來自大眾的反擊,有時我們更得得承受來自文化系統的反擊,我們或許會獲得些許成果,我們有時也難免受傷。
●害怕
 
其實害怕有什麼不好?如果我們試著陳列出害怕可能帶給我們的好處,那可還真是不少,比如說,害怕讓我們謹慎,害怕讓我們謙虛,害怕讓我們自制,害怕讓我們更容易學會尊重,善飲者死於酒,善泳者死於水,害怕讓我們安全,等等。或許某些事必須靠勇氣方能期其有功,但有些事還是必須靠害怕才能完成。
●聯結
 
如果我們能把我們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與所謂「自己的一生」、「社會責任」、「美好世界」等概念相聯結,思尋其間的關連與意義,並據以範限我們的判斷選擇,相信我們在做各方面的取捨決定時,將會較為慎重,錯誤與懊惱的時候也會比較少。
●它是否存在
 
對這個世界的理解,「我是否認同」的重要性,不應高於「它是否存在」。
●內在邏輯結構性經營
 
在我學習寫作的過程中,一度我花絕大部份的力量經營文章中的辭藻修飾,並且以為如此所努力經營的正是文章的主體。

然而,後來我發現了它的有限與虛假。我已玩膩了如此之寫作方式,因為它僅能傳達我的幻想,而無法觸及生命經歷的深刻與心靈思維的繁複。

關於文章內在深度的結構性經營與尋求最恰切的敘述方法上,從前都被我因偏執或無知所蒙蔽忽略了,其實,就一篇文章而言,我們所應該經營的不只是枝葉茂盛,還有根深蒂固更是不可忽略。

只是當我放棄經營辭藻的華美與誇張時,才發現我所放棄的是曾經被自己珍視的創作概念,這樣的放棄意謂著離開熟悉的領域,進入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因此在往後的每一次下筆為文時,每一個字都必須辛苦地從零開始重新摸索,因為從前我是那麼專注地用幾乎百分之百的精神投注在那屬於外表的部份,且以為只有這方面才是最值得經營最能吸引讀者的,以致於全然忽略了關於內在邏輯結構性經營的學習。

在今天,我覺得唯有如此才能充份完成表達的任務,並觸及更深刻的內涵。

文章如此,學業、婚姻、事業與人生何嘗不也是如此?
●個體的存在價值
 
在物質貧乏的時代,商品的銷售契機,取決於其與他種商品的共同性;在物質豐富的時代,商品的銷售契機取決於其與他種商品的差異性。

在缺乏尊重風氣的社會,個體的存在價值,取決於其與多數人的共同性;在充滿尊重風氣的社會,個體存在的價值,取決於其與多數人的差異性。
●歷史的侷限
 
因為人與工具的有限性,向來「歷史」只能以少數人的行事與風格為標籤被記憶書寫。

也正因為如此,在人類史上,不斷上演帶著假面具不擇手段意圖佔據舞台的戲。

而很奇妙地,學術網路似乎可以在某種程度上突破這個侷限。
●「聖誕節」或「耶誕節」
 
有人關心「聖誕節」或「耶誕節」的名稱問題,認為耶穌是西方的聖人,我們的聖人是孔子;因此以為今天所謂的「聖誕節」宜改稱之為「耶誕節」,而我們的「聖誕節」應該指的是九月廿八日孔子誕生的日子。

願意投資時間去分辨「聖」「耶」之分應是為了所謂維護道統的原因,這樣的思考令人佩服,但我有時也會產生多此一舉的感覺。

我想今天沒有人會將耶穌與孔子混為一談的,聖與否只是後人主觀上的認定與推崇,對耶穌或孔子本人,對其所留給後人的思想觀念,顯然並不重要;而關於道統的維護,我想重點也不在此。

何況關於孔子誕生日在學術認定上猶有爭議,另一方面,如果推算認定為九月廿八日,那麼九月廿八日指的應是陰曆,用國曆的九月廿八日作為孔子誕辰日是民國初年時候的錯誤。
●生命經驗
 
我們可以透過說服,讓別人對某件事情的判斷結果和我們一樣,但我們無法使別人的生命經驗和我們一樣;甚至即連只是判斷邏輯推衍的程序,我們也無法使別人與我們完全相同。
●機緣與政治力
 
文化內涵的累積靠的不只是好壞或適合與否的概念,除此之外還有機緣與政治力。

而也正因為政治力的介入,文化內涵在累積過程中,就無法避免被一些野心家的主觀意志所滲入,因此,我們可以相信文化中的某些內涵,如果我們盲目信服,可能會帶給我們傷害。
●希望別人知道
 
「希望別人知道我是一個樂意行善的人」與「我是一個樂意行善的人」,二者是不同的。

「希望別人知道我是一個樂意行善的人」,這樣的希望可能是我們行善的推力與助力,但也可能成為阻力。因為「希望別人知道」可能成為我們動機上的主要目的,而那時,在最根本的心態上,我們已經產生質變了。
●所歸屬的系統
 
所有物質皆無所謂好壞美醜之分,只要我們能找出它們所歸屬的系統,將之列置其中,就能很快地發現它們的意義。 問題是我們在判斷時,經常將所思考的對象錯置於不屬於它的系統之中。
 
 
中學生導航網 >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 關於生活與生命的閱讀筆記 > 本頁
上一篇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現代人 上一層 - 關於生活與生命的閱讀筆記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