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前世今生•腦內革命•孤獨•偽科學
在沁涼如水的子夜為有心於理想追求的朋友而寫
 
中學生導航網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上一篇 上層目錄區:子夜集  
 
中學生導航網 - 相關專區:孤獨
 
整個社會被洗腦,過度強調人際關係的重要性,而忽略了孤獨的正面功能。
 
●EQ教育童話
 
收到一封廣告e-mail,信件主旨是:「EQ教育童話,培養孩子正確人生觀」,好奇打開一看,推銷的是「西洋童話EQ教育有聲書」,商品目錄其實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天鵝湖、醜小鴨、小紅帽、小木偶、白雪公主、仙履奇緣、睡美人……等,真可謂是用新瓶裝舊酒,往好一方面想,也可以說用新的角度解讀古老的故事,由於缺乏新鮮感,經典作品的販賣經常需要想方設法來刺激市場,如果搭得上潮流的順風車,最是有助於銷售量的提昇,逐利的商業創意帶動文化的鋪衍,不由得令人想起蜜蜂採蜜而讓花粉得以傳播的生物設計。
 
●EQ出版現象
 
國內「EQ」現象盛行始自於民國八十五年時報出版社出版《EQ》一書,在此之前,EQ這個詞彙不曾有人提起,在此之後,可謂街頭巷尾到處有人在講EQ,《EQ》暢銷之後,同一出版社陸續推出十多冊相關書種,《EQ致富法則》、《EQ成功學》、《EQ職場》、《EQ情愛》、《星座EQ》乃至於《EQ測驗書》等,查閱國家圖書館網站,與「EQ」有關的書籍計有三十二種,八十五年出版四種,八十六年十二種,八十七年五種,八十八年二種,八十九年四種,九十年二種,九十一年二種,九十二年一種,總共二十二家出版社參與相關書籍之出版,EQ旋風橫掃台灣,而且熱力持續數年,《EQ》一書除了暢銷兼長銷之外,EQ一詞更成為大家競相靠攏的金字招牌,並且金石堂發行的八十五年度《出版紀事》中,《EQ》名列當年十本「最具影響力」書單的榜首,影響不可謂不大。作者單尼爾•高曼(Daniel Goleman)是哈佛大學教授,專研行為與頭腦科學,曾任《今日心理學》資深編輯,很可以為此書的學術價值背書,然而即使在這樣萬事皆備的條件之下,時報出版社網站「時報悅讀網」中,對這本書的介紹是「本書是九○年代最具影響力的話題書籍之一」,用以描述的詞彙卻是「話題書籍」四個字,好像《EQ》是本八卦書一般地,似乎與相關學術知識無關。
 
●EQ、EI與IQ
 
這個特殊的訊息,一般讀者可能不會注意到,不過,在八十五年十二月廿七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刊出南方朔先生的大作〈EQ非書•書在書外〉已經點出其中關鍵,文中先首先指出「IQ即是『偽科學』」,然後說「EQ不能被信服的檢測,也無法被度量」,《EQ》所言,自然也是偽科學,此文現今收錄於時報悅讀網。
 
時報悅讀網另保存有一篇由張小鳳主持的〈EQ的謎與惑:蔡式淵VS.李宇宙的對談〉,主持人於引言中提出另一本更早前出版暢銷的《前世今生》為例,「這些書通常引起兩種聲音:一種是一般人的聲音,認為這本書真是太讓人感動了;另一種來自心理學界的聲音,則是心理學家們皺著眉頭,從肺腑深處輕輕發出的嘆息聲」。
 
讓我們來檢查《EQ》的書名,《EQ》英文原書名是《Emotional Intelligence》,照理縮寫應為《EI》,如何變成《EQ》了?經查閱原文書籍才發現,書中由作者所寫的〈前言〉有這麼一段話, 在中譯本媊隊戭陛G 「那些高智商的人事業無成而智力平庸的反而表現非凡,這要如何解釋?我認為答案就在本書的書名EQ (Emotional Intelligence, 稱為情緒智商,以下內容均以EQ名之)」;若是對照原文,依原文來翻譯,這段話實際上應該是: 「那些高智商的人事業無成而智力平庸的反而表現非凡, 這要如何解釋?我認為答案就在本書的書名: Emotional Intelligence。」兩相比較可以發現,譯文中「Emotional Intelligence」被貍貓換太子為EQ,然後再瞞天過海加以中譯為「情緒智商」,只是整本原文書籍中「Emotional Intelligence」都是簡稱為EI,未曾出現過EQ,且「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中譯應該是「情緒智慧」,而非「情緒智商」。不知是譯者,或者是出版單位,卻大膽地違背信雅達的翻譯原則,將最關鍵的字詞EI擅改為EQ,想是為了與IQ(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力商數,即一般所謂的「智商」)沾上邊,應該是為了銷售策略的緣故吧。
 
不過認真講起來,以EQ取代EI也並非毫無根據,蔡式淵先生說:「稱為EQ有好有壞,其實這本書的英文原版裡並沒有『EQ』這個字眼,它第一次出現是在美國《時代》(Time)雜誌去(84)年10月的封面故事。」但是,「如果查閱心理學文獻,會發現『情緒智慧』(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相關論文寥寥可數,也就是說,心理學界使用這個名詞的人非常少,如果再鍵入EQ一詞,資料筆數更是零,因此在某種意義上來說,EQ的概念非常新,新到學院派的心理學家從來不用的程度。」
 
出版社大概很難自毀立場地以具體直接的方式告訴讀者說自己出版的是偽科學的書籍,並且這書的書名與內容還經過自己動了手腳,中國時報於銷售熱潮時刊出這兩篇文章,之後並長久保存於時報悅讀網中,雖勉強稱得上是負了一點責任的作法,個人還是覺得這樣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發生。
 
不過南方朔倒是提出了一個書的內容之外觀察性的見解:「藉著圍繞著IQ而發展出的整組論述,它建構並合理化了一個相互競爭,『支配─服從』的等差社會。……而EQ在傳達的卻是與IQ相反的價值,如整體、協調、合作等。……EQ這一組論述裡所傳達的價值訊息,乃是以往美國人普遍疏忽的價值項目,只有在立國初期的思想家如梭羅、愛默森等人身上略見吉光片羽,而今大量新的中產階級對此有所認識,總算難得。」
 
蔡式淵說:「這是一本大眾的書,但它也有很強的地方,它提醒每個人,人生真正的成功失敗快樂與否,並不只在於我們平時奉為圭臬的IQ而已,IQ以外還有很多重要的東西。」但蔡式淵也提醒我們,《EQ》這本書把IQ貶得太低,「心理學界有人定期重新檢視每年的文獻中上千萬的數據,發現IQ數字與人的成就之間的關係,遠比《EQ》這本書裡說的要高。高到什麼程度呢?假如你的職業是比較需要說、寫、運算的能力(絕大部分的白領工作),IQ的相關性大約超過點七,也就是說你的成敗有一半在於IQ。其實一半並不高,可是這本書把IQ貶得太低,所以在此要提醒,以目前的數字看來,IQ的影響還是很高。」
 
不過,相較於一直伴隨IQ論述的一個理論背景「智力似乎是天生的,不容改變的」,蔡式淵則認為,「IQ相關的東西,例如各種語文能力、數學能力、解決事情的能力,都是很可以經由訓練而增進的。」解決人類社會因著IQ論述合理化並且相當程度地支持了「剝削和不公平」的現象,其實也可以透過IQ的管道,而不盡然要依靠EQ,並且EQ是否真能帶來這方面的助益,蔡式淵說:「這裡面有很迷人的地方,至於是否正確則仍值得討論。」
 
●EQ與反EQ
 
EI與EQ的關鍵差異在於Q(Quotient,商數),Quotient是有著嚴謹科學定義的詞彙,以IQ為例,基本上是屬於統計學的範疇,經過不斷測試修正後所產生的標準化的測驗方式,而成可以量化,可以比較的測驗,唯即使經過長久修訂演化至今的IQ測驗,在科學上的嚴謹度仍被認為有所不足,IQ測驗都不盡可信了,那麼EQ測驗呢?譯文說「大家都很熟悉智力測驗,但目前尚無所謂的EQ測驗,將來也可能不會有」(p.60),(說明:此處的「EQ測驗」原文為「EI測驗」),「EI測驗」都沒有了,那來的「EQ測驗」?
 
在我們既有的生活情境中加入了EQ概念,所帶來的是好的影響,還是壞的影響?在我們原本就一直強調「以和為貴」、「情境適應」的社會堨[進EQ之後,是強化、還是導正了我們社會既有的偏向,是補足了、還是讓大家更加忽視我們社會既有的缺點?比如說,那些在會議中提出相反意見的人是EQ不夠好嗎?那些在人際中被排擠的人是EQ不夠好嗎?那些遊行示威吶喊的人是EQ不夠好嗎?龍應台說「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是中國人的EQ太好嗎?孫中山先生外號「孫大砲」,被列為「四大寇」之一,是孫中山先生EQ太差嗎?
 
並且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主觀者,但是他善於週旋;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軟弱者,但是他善於閃躲;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偽善者,但是他善於揣摩別人的心理;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自私者,但是他善於推銷;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機會主義者,但是他善於偽裝;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對他的職務而言是個不負責的人,但是他以為自己很盡責;我看過一般所謂EQ很好的人,其實是個掠奪者,但是他善於表演。
 
在《EQ》這本書於國內出版之前,我聽過的所有演講或讀過的所有文章,從沒出現過EQ這個字眼,可是《EQ》這本書出版之後,耳朵聽的眼睛看的到處都是EQ可是仔細分析其內容,卻還是以前所提的那一套,然而EQ這個詞彙畢竟是在我們社會流行開來了,只不知講EQ的人是否有好好讀過《EQ》這本書?或者只是像「EQ教育童話,培養孩子正確人生觀」的電子廣告信一樣,把自己原來的認知或意圖,套了EQ的包裝紙,這種情況之下所講的EQ,是《EQ》還是自我的主觀認知?是EQ呢還是反EQ?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前世今生
 
民國八十一年十月,張老師出版社出版了《前世今生:生命輪迴的前世療法》,書中主要記載「一個接受二十世紀科學洗禮的精神科醫師,卻在治療他的女病人凱瑟琳之時,發現這個病人的前世輪迴,他不敢相信,卻又不得不信。他透過催眠,使病人在前世今生徘徊,也聆聽到另一個世界的精神大師的垂示。魏斯終於鼓起勇氣,把這段心理治療的經過寫成本書。」
 
書中介紹作者魏斯,擁有「耶魯大學醫學博士,曾任耶魯大學精神科主治醫師,邁阿密大學精神藥物研究部主任,現任西奈山醫學中心精神科主任,魏斯教授專攻生物精神醫學與藥物濫用,曾發表三十七篇科學論文。」的學經歷,再加上由張老師出版社、台大心理學系教授余德慧等為這本書作序背書,龐大的專業符號架構之下,玄之又玄的內容循著邏輯的骨幹披著科學專業的外衣,言之鑿鑿地讓一般人幾乎是只能聽而信之,縱有疑惑,也是無力辯證,可謂毫無招架的餘地。
 
我手頭上的書是八十二年六月出版的,八個月印了六十六刷,暢銷情形不言可喻,在美國出版六年銷售四十萬本的書,到了台灣,卻在短短的兩年就突破四十萬本,換算人口比例,台灣人對這本書的「發燒」程度令人驚異。查詢金石堂網路書店,以「前世今生」命名的書種共有三十八種,其中三十四種的出版日期是在這本書之後,謂其帶領風潮實不為過,盛況不輸《EQ》,八十三年七月,張老師出版社更接著翻譯出版魏斯的另一著作《生命輪迴:超越時空的前世療法》。
 
●前世今生的謎與惑
 
不過這事到了八十四年一月有了新的發展,台大醫學院畢業、《健康世界》主編的王溢嘉先生出版了《前世今生的謎與惑》,王溢嘉說:「身為一個曾經被挑逗而已經『看開』的過來人,我覺得有必要提供國人這方面更多的資訊。……催眠、前世回憶、瀕死經驗、通靈、附身、轉世等環繞『靈魂存在與否』的生命異象,成為一個科學研究課題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先後投入這個研究領域的科學家更不知凡幾,各家當然有各家的說法。魏斯的說法只是『一家之言』,而且從宏觀的角度來看,他所提出來的答案很可能是最不嚴謹、最不科學、最希望渺茫的一個。」
 
書分十章「從前世回憶到靈魂聽證、催眠回憶的假相與真章、前世療法的功能與奧秘、自發性前世回憶與似曾相識感、夢.前世回憶與集體轉世、死亡之追憶:瀕死經驗的爭論、靈媒與降靈術的虛實、亡魂附身與多重人格、鬼的現象學與科學觀、生命科學與生命哲學的反思」,並附錄有〈開催眠的神秘面紗〉一文,書中旁徵博引並佐以學理推敲,針對《前世今生》書中所描繪的種種現象逐一剖析破解,讓我們這些門外漢與好奇者有了一窺堂奧而得以豁然開朗的機會,
 
書末,王溢嘉提醒讀者,魏斯在《生命輪迴》裡所說的「催眠不會造成危險」、「沒有人曾因催眠而違反倫理規範」、「沒有人可以控制你」等,就跟他的「前世回憶論」一樣,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說法。(p.255)《前世今生的謎與惑》曾在早年的《中時晚報•時代副刊》以連載方式刊登,出書後雖然有不錯的銷售量,卻遠不及《前世今生》,實在是件可惜的事。
 
●腦內革命
 
民國八十五年,國內另有一本《腦內革命》(日本春山茂雄醫師著。創意力)出版,該書作者強調一個人若能常保持樂觀、愉快的心情,凡事都往好的方面想,大腦便會分泌腦內啡肱的物質,由於其分子結構與嗎啡(morphine)很相似,所以亦稱為「腦內嗎啡」。這種物質能夠提升身體免疫力,使身體細胞返老還童,甚至連癌症都能夠以心智或心靈的力量加以驅退。作者醫師的身份對大眾可謂深具說服力,不過,專業的醫師們對此書卻採取相當保留的態度,長期研究腦神經醫學的台北榮總神經醫學中心主任胡漢華指出,《腦內革命》一書並不能說是一本嚴謹的科學著作,雖然該書有不少專業的醫學名詞,作者也舉出了不少的實際佐證,但當中還是有太多作者個人的推論。陽明大學神經科研究所教授洪蘭甚至直接說,如果你們有時候看到外面有一些有關《腦內革命》那些書,內容有很多訊息是錯誤的。
 
其實用常識也可以判斷,樂觀、愉快的心情對人們當然是好的,心靈的調整對個體本身也自然會有一定程度的正向影響,這也是大家都能接受的論點,但當那可能的結果被準確化、極大化,那就有點誇大其詞了,偽科學著作在國內如此盛行,無怪乎有人要感慨台灣社會似乎患上了「務虛」的妄想症!
 
●反偽科學專家
 
相對於有顯赫學經歷的上述作者,詹姆斯•蘭迪(James Randi)是一個學歷平庸的美國人,十二歲的時候學會了魔術,能進行不借外力將一把勺子變軟變彎以至折斷,讓一支香煙自己滾動,讓放在手背上的火柴盒自動站起來又倒下等表演,並以倒懸在尼亞加拉大瀑布上表演脫身術一舉成名。除了拆穿騙人戲法外,蘭迪還能拆穿巫術醫療的把戲,今天,蘭迪成為世界知名的偽科學和所謂「特異功能」的研究者和揭秘者。蘭迪在佛羅里達的基金會,設有一項一百萬美元的獎金,要求所謂的通靈能力、特異功能、氣功大師等,全世界所有的人前去表演,如果能不借助魔術,經過科學的確證和科學界的公認,將會付給一百萬美元。(詳見「James Randi Educational Foundation」網站,網址:http://www.randi.org/),這項獎金至今未有人能取得,有趣的是,蘭迪先生還提醒有意前來博獎的人士三思而后行,因為在表演過程中個人材料可能會被媒體注意到,倘不能證實通靈能力或被發現偽詐行為,自己的盛名可能會因此而蒙羞。
 
另一個著名的反偽科學專家是馬丁•葛登能(Martin Gardner),一九一四年生,一九三六年取得芝加哥大學哲學學士,曾為《科學美國人》雜誌寫作「數學遊戲」專欄長達二十五年,著作超過七十本,內容囊括數學、科學、哲學和文學等領域。葛登能一生打擊偽科學不遺餘力,九十三年國內出版中文譯本的《愛迪生,你被騙了:你必須打破的27個科學迷思》(左岸文化出版)就是這些努力的結果。他常寫信給廣告中宣稱「某某教授實驗發現」或「某某教授公開宣布」的教授們,讓他們「嚇出一身冷汗」,立刻跳出來澄清他的實驗結果不是這樣解釋,或所謂的「公開宣布」只是他的對外演講而已。
 
四月廿五日報載,台大校長選舉歷經近七個月,經過兩輪投票,四月廿四日終於有了結果,工學院長楊永斌、電機系教授李嗣涔兩人勝出,成為台大向教育部推薦的候選人。李嗣涔教授主要研究領域包含氣功與人體特異功能,自一九八八年起開創了中國傳統氣功與人體科學的研究,曾經證實意念穿透障礙物的「手指識字」、「耳朵聽字」;意念聚焦針孔、微雕;意念指揮花生、小麥種子幾分鐘內發芽生長等等怪現象竟然是真的,他也發現信息場(靈異世界)的存在,並提出「心物合一」理論來解釋這些現象,認為心物可以溝通,意念可以操控自然,李教授的研究結果曾獲報紙電視多次報導,出版相關著作有三種《人身極機密:人體X檔案》(時報。1998)、《難以置信:科學家探尋神祕信息場》(張老師。2000)、《難以置信Ⅱ:尋訪諸神的網站》(張老師。2004),今天假設李教授被選為台大校長,我想像李教授以台大校長的身份挑戰詹姆斯•蘭迪的一百萬美元獎金,讓真理越辯越明,無論結果如何,由於雙方皆是令人敬佩的誠懇的學者專家,這種挑戰實在令人充滿期待。
 
●孤獨
 
在偽科學著作盛行的年代,個人倒覺得另有一本較《EQ》早一年出版,可與《EQ》相應對讀的書:《孤獨》(Anthony Storr著。張嚶嚶譯。林信男審訂。知英文化),此書似乎鮮為人知,其論點卻頗發人深省。
 
國立台灣大學精神科教授林信男於〈中譯版導讀代序〉中說:「整個社會被洗腦,過度強調人際關係的重要性,而忽略了孤獨的正面功能。……史脫爾分析繪畫、音樂、自然科學等各方面的世界級天才的生平事蹟,以具體的事實告訴讀者,親密的人際關係雖然重要,但並不是幸福的唯一來源。」
 
作者〈原序〉中提及:「……前述的某些大思想家都以自我為中心,或遺世獨立,或自戀;較專注於自己內心的活動,少關心別人的幸福。許多作家、作曲家和畫家也有同樣的情形。創作家透過他的創作,不斷在發現自己,重塑自我,並找尋宇宙的意義。他認為這是一種重要的整合過程,雖然如同冥想或禱告一般,幾乎與他人無關,但自有其獨特的價值。對他而言,獲得某種新的領悟,或有所發現時,是最有意義的時刻,在這種時刻,他即使不是絕對的,也大半是獨自一個人。」
 
書中討論了笛卡爾、牛頓、洛克、巴斯卡、斯賓諾莎、康德、箂布尼茲、叔本華、尼采、齊克果、維根思坦、貝多芬、李斯特、以及西班牙天才畫家哥耶等,他們都不曾建立家庭或私人的親密關係,我們不能從EQ的角度看待他們,否則就會錯失他們生命最精采的光芒。
 
目前雖然大家都強調親密的人際關係是健康與幸福的試金石,但這也是近代才有的現象。以前的人並不把人類的關係看得這麼重……。」(p.1)除了人際關係以外,我們的生命與個體自我、整個世界以及人類歷史還有許多牽繫,人生的意義與價值不宜簡約到「人際關係」單一面向,「在一個多元化社會堙A過度強調某一種學說理論或某一種生活模式,以致於把它理想化或偶像化,對於社會及個人都是弊多於利。」(p.5)人際關係的好壞也不會影響到那麼極大化,情緒智慧固然重要,但情緒智慧好壞也其實不會影響到那麼極大化,相反的,人際關係或者情緒智慧的理想化,更有可能是導至不幸福的重要原因之一,對於「孤獨」的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另有一本《孤獨》(Philip Koch著,梁永安譯。立緒。1997),作者(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從嚴謹的哲學角度進行分析探索,廣泛引用自古希臘至今的宗教、哲學、文學大師的觀點,深度與廣度兼具,值得一讀。
 
也許我們可以說,在人際關係與孤獨之間進行衡量或取捨,並無所謂好壞是非,雖然越見緊密的社會結構把人類束縛在人際關係的牢籠堙A但生而為人,其他面向的發展需求還是重要的,或許我們可以用生物多樣性的觀點來看人類社會,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自適其性的生命情調來經營、安頓自己的生命,而不會無端遭受評價排擠,這樣的社會或許更是我們所需要的,《人生,另一種解答》(天下)書堙A「做生命的主人」篇中的一段話,頗值得我們參考:「每個人必須為自己的生活品質負全責,所以我們應小心考量自己的生活內容。……人際關係並不一定要十全十美,更重要的是整體人際來往的處理態度。……或許身邊的人正期待我們改變,但是,除非是出自個人的意願,這些改變並沒有太大意義。……提昇自己的第一步,就是學會對自己負責。……生命是自己的。想要活得積極而有意義,就要勇敢地挑下生命的重責大任。」(p.277)
 
●偽科學之所以盛行的原因
 
在今天號稱科學昌明的時代,為何偽科學還有生存的空間?我想這是一個頗值得探討的問題。
 
首先,今天是否真的是科學昌明的先進時代?往過去看,人類在今天的確比以前擁有更豐富的科學發現、技術、知識與觀念,然而往未來看,相對於兩千年後的世界,今天我們所擁有的科學領域等應該是還很有限的,以青蛙為喻,今天我們的科學領域可能還是帶著蚵蚪尾巴的青蛙,不,可能只是剛長出腳的蚵蚪而已。也或許科學受限於其本身的特質,即使發展到極致,也只能解決人類部份領域的問題,而非全部問題,甚且或許今天的科學也可能是一個不全然正確的方向,這種不全然正確導至偽科學得以盛行。
 
當然,偽科學之所以能夠盛行,可能還有其他非科學領域的原因,比如華麗而充滿階級意識的物質世界的追求容易使人迷惘,以資本主義為核心的經濟活動及其觀念,強化了生存的緊張度,世界人口驟增,高密度的生活空間導至社會結構複雜,甚至複雜到人淹沒其中導至心理的虛弱,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想要擁有更多財富的人必須由別人的口袋中賺取,想要擁有更高聲望的人必須由別人的心靈中獲得,人必須藉由攫取別人才能滿足自己的需求,於是人想出了種種方法,編造了種種「偽知識」,商人給出憧憬,政治人物給出理念,科學家則運用偽科學的技倆,以建立起攫取的管道,使人們(消費者)自動掏出他們的金錢或心靈,今天的文明社會其實是另一種叢林世界,而「魔法是叢林中的科學」,今天的文明社會正是偽科學得以生存的最佳溫床。
 
然而偽科學為何還是能使部份受過良好現代化教育擁有豐富科學觀念的人深信不疑,眾多原因中,有一個原因可能還是要歸因到人本身的因素,容格在〈古代人〉(《追求靈魂的現代人》。遠流)一文中提到:「每一個文明人,不管他的意識發展程度是如何的高,但在其心理的深層他仍然還是一個古代人。……事實上,原始人並不比我們更具有邏輯性,也不比我們更缺乏邏輯性。他們的先定觀念與我們不同,這就是他們與我們之間的區別。……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表明原始人在思想、感受或知覺方面與我們有任何根本的不同,他們的心理功能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只是他們的原始設想不同而已。……一切事物都有我們所謂的自然原因,至少我們認為這些原因是可知的。這就是我們的假設,它無異於一種肯定的信念。」(p.138-142)
 
我們關於「自然原因」的先定假設是植基於科學態度,但科學態度也還保留有「好奇」與「存疑」的空間,而我們的「自然原因」又常被「邏輯」認知所取代,(請注意,單純從「邏輯」的角度來看,我們與「古代人」是差不多的),凡事只要可以建立起邏輯的架構,便容易讓大眾信以為真,即使在邏輯斷層處以感性取代,或者必要時利用「好奇」與「存疑」所提供的空間,甚至利用人類心理的虛弱處,適度阻斷人類理性思維的運作,凡此等等,只要有心人有本事進行某些遮掩動作、情緒帶動或心理威嚇,在「邏輯」上欺瞞或催眠過大眾,(至少讓大眾無法提出有力的辯駁),就有可能讓大眾相信所見、所聽或所感受為真,如此再加上口耳相傳以及心理效應,大眾集體發燒的現象就出現了。
 
詹姆斯•蘭迪對各種特異功能行為的觀察有個基本態度是,即使演出過程有一秒鐘從人們視線中消失,「也應該被懷疑是欺詐行為」,這其實是我們面對偽科學偽知識所應有的嚴謹態度的一小部份而已。
 
●結語
 
的確,誠如丹尼爾•高曼在《EQ:致中文版讀者序》中所言:「在現代社會中EQ的重要性絕不亞於IQ,值得探究的是如何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求得平衡,否則徒有智能而心靈貧乏,在這個複雜多變的時代很容易迷失方向。」余德慧在《前世今生》序中也說:「在『後科學時代』,人們已經確定科技與生活的舒適有關,卻與心靈的快樂無關;在十八世紀之前,宗教曾鎖住人們的心靈,人們冀求科學解放宗教的束縛,最後卻被科學掏空了心靈,只剩下理性的心智。像魏斯醫師的例子,人們希望能夠在生死之間找到一個『中介的世界』,實踐『中介』的生活(in-betwen-life),這個傾向是在說明:人類試圖再次改造基本思維的模式,在理性─非理性之間找到交互影響的『全然世界』(the whole world),一個較大的眼界。」
 
二者所言頗為接近,我們所生存的社會讓我們感受到有所不足,我想這是大家共同的感受,或許我們可以說,每當社會大眾對偽科學出現集體迷思的行為時,象徵的是社會大眾對現實的不滿與對更理想世界的殷切期盼,理想的追求洋溢著莊嚴的氣氛,然而,求神不成反易誤入魔道,那彷彿我們張眼就可以看得到的嚮往的山嶺真的那麼容易到達嗎?我們的時代距離那未來更見完美的「全然世界」有多遠?我們的社會距離整體人類的心靈得以快樂、精神得以滿足的境界有多遠?距離有多遠,就代表我們在追求的道路上可能出現的偏差與遭逢的危機有多大,面對一波波不斷撲向我們的偽科學現象,我想唯一能守護我們的,恐怕還是要靠我們自己積極建立豐實的人文素養與通識教育,透過有效的檢測,敢於對荒謬的觀念和假專家說:你錯了!
 
●相關資料
 
良好的人際關係 光點
 
●補寫-970610:沒關係就沒關係,有關係就有關係
 
以前我們的社會流行一種說法是,「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意思是說我們在社會中,如果能夠與長官建立關係,或者有良好的人際關係,就常可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有事變沒事;反之,如果缺乏相關人際網絡的護庇,即使發生小狀況,也可能招來大災難。

然而,人際交往帶給我的經驗卻是相反,我的感覺是,「沒關係就沒關係,有關係就有關係」,也就是說,如果與人不識或不熟,互動少,大抵彼此之間總能維持表象與內在心靈的平靜,不必費神也不會互相干擾。但是如果我們起心動念,想要與某人建立比較進一步的關係,喜怒哀樂愛恨情愁希望失望等情緒難免緊跟而來,人際關係通常都是從自然的因緣與良好的期待開始,能持續長久而得以善終的恐怕不多吧。

我們可以試問自己,以前的人際關係得以留到今天的有幾個?今天的人際關係與五年前的人際關係,其中變化更動的比例大不大?

想來也真令人感慨,為什麼人與人之間要建立良好的關係是那麼困難,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補寫-970610:自我容易掌握嗎?
 
自我容易掌握嗎?變化莫測的想法與心情,再加上過去的種種積累,自我容易掌握嗎?
 
 
中學生導航網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上一篇 上層目錄區:子夜集  
 
在沁涼如水的子夜為有心於理想追求的朋友而寫
EQ•前世今生•腦內革命•孤獨•偽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