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導航文集 > 安卓伊的自我追尋 > 本頁  
南女學運
啟蒙是人之超脫於他自己招致的未成年狀態
撰稿:安卓伊
相關資料:在生活媯o現與成長
 
啟蒙

超脫於
他自己招致的
未成年狀態
 
在「激情」與「冷漠」之間,超越於「人情世故」的和合現象與泥沼效應之外,還有「理性」的力量,我們的道路就在那兒。
 
         啟蒙是人之超脫於他自己招致的未成年狀態。未成年狀態是無他人指導即無法使用自己的知性的那種無能。如果未成年狀態底原因不在於缺乏知性,而在於缺乏不靠他人底指導去使用知性的決心和勇氣,這種未成年狀態便是自己招致的。勇於求知吧!因此,鼓起勇氣去使用你自己的知性吧!這便是啟蒙底格言。──康德〈答「何謂啟蒙」〉。摘自《思想》聯經出版公司,七十七年五月初版
 
西方批判哲學創始者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於1784年在《柏林月刊》發表對近代影響深遠的〈答「何謂啟蒙」〉,而當此篇深具批判與指導性的文字出現於西方世界時,中國正值清朝中期,即所謂「異族」統治之際,知識份子凜於統治者的威勢,被迫在「入世」與「出世」間摸索生存之道,並冀以尋求生命的開展。

中國自古以來流行:「入世為儒家,出世為道家」的意識型態,「入世為儒家」是懷抱理想,「出世為道家」是離開現實,心態上顯然都是迴避現實的;而問題是,於此二者之中,關於生命個體的自主性處在世俗化的團體堙A如何藉著適當的方法,接納現實融入生活,並克服行政之競爭排擠及社會蔽端,以求其道德之貫徹實踐,且得能影響社會獲致成效?在這方面,古人卻往往敘述模糊或訴諸於自由心證,而缺乏清晰而有系統的技術性指導。

明代儒者王艮在《泰州學案》中說:
 
         有心於輕功名富貴者,其流弊至於無父無君;
有心於重功名富貴者,其流弊至於弒父弒君。
 
譯成白話即是:
 
         心中輕視功名富貴的人,輕視得太過份的時候,往往會忘了家庭與社會的責任。心中看重功名富貴的人,看重得太過份的時候,往往會不擇手段,可能不惜利令智昏,犧牲國家社會的利益,來滿足個人的欲望。
 
這樣犀利的批判在中國是少有的。

懷抱淑世理想的人必需要體認,深入文化之負面現象,藉方法、耐性、意志以超越之,乃是無可避免的宿命。西方人稱「管理工作」為「Dirty job」,則天國原本建立於污穢之地,期望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也不必要的,且退的結果只是讓出了戰場,唯有參與才有機會。

懷抱淑世理想的人此時也許可以參考康德「啟蒙」的觀點,畢竟,在「激情」與「冷漠」之間,超越於「人情世故」的和合現象與泥沼效應之外,還有「理性」的力量,我們的道路就在那兒。
 
 
goto top
回首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