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導航精選 > 本頁  
南女學運
我們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的精神:傅斯年
A University for the Universe - The Late NTU President Fu Ssu-nien
 
撰稿:滕淑芬。感謝《台灣光華雜誌》授權轉載。原網頁
相關網站:傅斯年圖書館諸先生紀念網站 傅斯年圖書館
 
有人說,偉大的帝國建基在神話上,偉大的學術殿堂亦然。走過四分之三世紀的台大,歷任十五位校長,但至今最為社會以及台大人所傳頌的,仍是傅斯年當年的種種行誼。行走在椰林大道上,聽著傅鐘二十一響,傅斯年為台大留下的恆久遺產,已銘刻在每位學子的心版上。
 
一●勉強接受了任命
 
一九四八年冬,國民黨政權在國共內戰中的敗局已定,開始著力經營台灣。國民政府為安定台灣,權衡再三,決定委請當時的北大代理校長傅斯年出任台大校長。

但是當教育部長朱家驊轉達這項訊息時,立即遭到傅斯年拒絕,朱家驊又找了幾位朋友輪流遊說,傅斯年終於勉強接受了任命,但並沒有立刻赴任,仍處於徘徊狀態。

一九四九年一月中旬,傅斯年將自己關在南京家中,繞室踱步,反復吟詠、書寫陶淵明的詩句:「種桑長江邊,三年望當采。枝條始欲茂,忽值山河改。柯葉自摧折,根株浮滄海。本不植高原,今日復何悔?」他在考慮究竟該去台灣、或留在大陸?最後他決定到台灣就職,不過心中仍有「先去看一看、也許很快就能回來」的想法,因此只帶了部分親人前來。誰知此行一去,便將餘生奉獻給了台灣,給了台大。
 
  畢業自北京大學的傅斯年,年輕時辦雜誌、寫文章,如同他的老師胡適一樣是位舊學邃密、新知深沉,可以承接傳統與現代的「五四」文人。(台灣大學圖書館提供)
 
二●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的精神
 
畢業自北京大學的傅斯年,曾留學英、德,三十出頭就創辦了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並請到三位頂尖學者──陳寅格、趙元任與李濟擔任旗下的組長;他的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標舉學術不應拘泥於象牙塔中,而應落實在史料的搜尋與佐證中。

年過半百時,傅斯年出任北大代理校長,除了學思深厚、行政能力佳外,也勤於論政。抗戰結束不久,舉國還陶醉在勝利的喜悅時,他就在「世紀評論」雜誌發表〈這個樣子的宋子文非走開不可〉一文,以不畏權勢而聲震九州。當時宋子文是行政院長,傅斯年的文章經各地報章轉載,形成很大壓力,宋子文不久就辭職。

一九四九年,傅斯年初來乍到,台大校務猶百廢待舉,隨即發生了史稱「四六事件」的學潮風波。這次學潮肇因於台大、師院兩位學生共騎一輛單車、不服取締而遭警察毆打及拘留,不意事件越演越烈,數日後當局竟出動軍警鎮壓搜捕。

事發當時,傅斯年對當局不經任何法律程序就進入台大校園內逮捕師生十分不滿,親自找國民黨最高當局進行交涉,要求沒有確鑿證據不能隨便捕人,而即使有證據,要逮捕台大師生也必須經過校長批准。他甚至向當時警備總司令部官員彭孟緝力爭:「若有學生流血,我要跟你拚命!」

學潮過後,當年十一月,傅斯年首次主持台大校慶,在致詞時他表示,「日本時代這個大學的辦法,有他的特殊目的,就是和他的殖民政策配合的,又是他南進政策的工具。我們接收以後,是純粹的辦大學,是純粹的為辦大學而辦大學,沒有他的那個政策,也不許把大學做為任何學術外的目的與工具。」最後他以荷蘭哲學家史賓諾沙認為「宇宙的精神」在於追求真理的概念──「我們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的精神」與師生共勉。
 
  為了紀念永遠的精神導師傅斯年,台大在校門右邊建立一座墓園,稱為「傅園」,並仿希臘神廟形式,建了一座紀念亭,成為台大學子的生活花園。(莊坤儒攝)
 
三●我比胡適能幹
 
傅斯年受命於危亂之際,他的主要工作是積極「替台大脫胎換骨」。由於大陸各大學學生隨國民政府流離播遷來台,導致台大的學生人數由數百人激增到三千人,教室和宿舍都不敷使用,於是他大力添購圖書儀器、增建教室宿舍、延聘教授、改革附屬醫院、慎選學生,一番大刀闊斧,讓台大氣象一新。

文學院教授居萬里曾為文指出,傅斯年對招收學生的認真程度,真是無以復加,介紹學生而不由考試入學的事,絕對沒有,就以考試來說,出題之審慎,和印題時關防之嚴密,絕非外人所能想像。印題的場所,門窗都糊得撒土不透,室外密佈著崗警,有人形容為「如臨大敵」,居萬里就在這「臨時監獄裡坐過三個整夜」。

傅斯年是個讀書人,也敬愛讀書人,他以豐沛的學術人脈,延攬名師至台大,如當時的國學碩儒勞幹、董作賓、英千里、陶葆楷、董文琦等人,都在他的力邀之下來到蕞爾小島台灣,為孤懸海外的中華道統保留了一脈香火;相反地,對於資格不合者,不管是任何有力人士推薦,想在台大求一教席絕不可能,由此樹立了教師聘任制度,也提高了教師的身分地位。

傅斯年力圖革新的魄力十足,而為了校務發展可大可久,他也不惜放下身段,四處奔走,尤其他上達「天聽」的本事,更為人傳頌。

據說,傅斯年常去找老蔣總統要錢,他每上一次陽明山,必定「滿載而歸」。難怪傅斯年提到胡適時說:「胡適比我偉大,但我比胡適能幹。」
 
四●傅鐘二十一響
 
一九五○年五月二十日下午,傅斯年出席主管台大預算的省議會會議,有議員諮詢台大的問題,包括教育部從大陸運到台灣、保存在台大的教育器材遭竊,以及放寬台大招生尺度等問題,個性剛直的傅斯年一時太過激動,引起突發性腦溢血,經搶救無效,在晚上去世,得年僅五十五歲。

為了紀念傅斯年,台大在校園一隅擇地安葬,並建造了一座希臘式紀念亭,這個僻靜的小墓園就稱為「傅園」。後來又在行政大樓的正對面,架設了「傅鐘」,此後每節上下課都會鐘響二十一聲,因為傅斯年曾說過:「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時,剩下三小時是用來沉思的。

半世紀晃眼而過,對傅斯年的想像,已經成為台大校風的歷史遺產,而這種想像還表現在台大校園的空間規劃上。傅園、傅鐘與椰林大道、杜鵑花,已經成為台灣社會想像學術自由傳統的部分圖象。

短短的一年多校長任期,傅斯年以傲世風骨,為台大塑造了難以抹滅的神話。斯人雖已遠,台大精神仍將延遞下去,生生不息……
 
本專區一切圖文資料之版權皆為原授權單位或個人所有,如欲轉載,請先取得原授權單位或個人之同意。
 
感謝

授權轉載
原網頁
 
 
goto top
回首頁
連絡我們
941025
中時電子報
聯合新聞網
自由時報電子報
蘋果日報
NOWnews
台灣醒報
BBC中文網
美國之音中文網
亞洲時報
大紀元時報
 
Twitter
Facebook
噗浪
 
funP
HEMiDEMi
PeoPo公民新聞
 
三立
年代
東森
中天
TVBS
台視
中視
華視
民視
公共電視
原住民族電視台
客家電視台
 
緯來
ESPN
 
CNN
 
大愛電視
人間衛視
 
國家地理頻道
Discovery
Animal Pl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