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15南女學運 > 本頁  
南女學運
315南女學運 - 中學生導航網專論 - 不能懲處學生,但一定要懲處相關失職人員!
 
●說明
 
●前言:主要是因開學至今已將近四個禮拜……

隨著台南女中「脫褲事件」的逐漸落幕,經過媒體兩三天來的強力報導後,事件真貌不見得會如大家想像中那樣,呈現愈來愈清晰的面貌,反而因為焦點的轉移,真相會更加模糊,甚至完全沒有真相。

此次學生運動之緣由,據發起單位「短褲幫」在網站的說明為:「主要是因開學至今已將近四個禮拜,許多學生、家長、老師曾就服儀規定及生活常規等多次與校方進行溝通,但校方卻無積極做出正面回應(並常以「會再討論」等為由敷衍了事)經過與討論後,老師們決定發起此項活動(註:此段文字似應為「經過與老師們討論後,決定發起此項活動」),希望能藉由此活動喚起校方對『學生權益』的重視,並正面回應學生不再逃避,進而更能了解學生的想法、訴求。」可惜因為手段是「脫褲」,焦點目標是生輔組長,因此媒體不客氣地就將報導重點鎖定在這兩者身上,原來的抗爭目的便被手段取代,模糊不清了。

●執行者從「自以為是」到「一意孤行」,會到「尊重多元」?

問題起源於該校新任生輔組長陳姓教官到校之後的新規定,以及自言「帶著使命感」的強力執行所引發的反彈。其強力執行狀況據報載:「不僅上學、放學會在校門口登記違規,還進入教室取締,引發同學群情激憤,透過班聯會等管道向校方反映,連不少班導師也認為教官『太超過』支持學生,但均未獲改善。」

由上可知,該教官可以說是個積極任事者,但可惜在狀況未明的情形下,強力推動其「自以為是」的「改革措施」,即使碰到師生強力反彈,他仍一副「義無反顧」的態勢,堅持執行到底,任何溝通行動彷彿只是他完成個人英雄角色必要超越的障礙,在他眼裡應是無視其存在的。

該教官先是「自以為是」,用自己的方式理解南女??他已經服務的學校,而不是以同理的方式。再則「一意孤行」,以莫名其妙的使命感為由,合理化自己的堅持,擋掉所有修正的可能,也讓他自己身處風暴中心。

中國時報3月20日新聞:「關鍵人物生輔組長陳步青十九日終於出面公開說明。他表示,由於調任明星學校背負使命感與責任感,因此才落實執行校規,目的是希望學生更好。至於執行過程有需要改善之處,他也會虛心檢討及調整。」問題在學生如果沒有祭出「脫褲」之激烈抗議行動,他是否還是受其特殊的「使命感與責任感」的驅使,而不會有改進、檢討、調整的必要?他又說:「學校非一言堂,會尊重多元聲音,虛心檢討。」報導中沒有提到他為引發此次的動盪道歉,其誠意還是令人懷疑,而且之前完全不理會反彈,如今卻是「會尊重多元聲音」,轉得實在太快,快得讓人覺得不真。

●決策群的嚴重失職,與角色錯亂、巧扮無辜

學生以網路、簡訊等方式迅速串連,其行動自然早已曝光,校方以冷處理的方式低調應對,在雙方都有節制的狀況下,以沒有衝突的結果形式上結束了抗爭行動。但這顯然不是應然的處理方式。

任何一次動盪都蘊涵危機,校方既然已事先知情,卻為何坐任發生,僅將可能激發情緒之相關人等隔離現場,顯見了無危機意識。台灣從民國70年代的眾多群眾運動的經歷中輕易得知眾人激情聚集的危險性,俗話說「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兩千多個帶有「怨氣」的學生聚集,主其事者居然還可說「一切都在掌控中」,判斷力實在令人懷疑!問題起於:第一是自我矇蔽。不知道蠻幹的結果,會激發眾怒、引發風潮;第二是自大導致的無知。故當學生醞釀串連時,無法事先掌握狀況;第三是處置失當。串連過程中既已知情,卻仍令其發生,不思弭平爭端於未發,比如當天早上立即取消升旗,並邀請學生召開緊急會議,如此則所謂「脫褲事件」便無由發生,何至於爆發後苦苦地「補破網」呢!

讓學生運動爆發,生輔組長固是引爆者,其過失是逃無可逃,但他的上級,包括學務主任、校長,及負責校園安全的主任教官,乃至於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也都難辭其咎。

我們不得不質疑:當知道學生進行大串連,校長、學務主任、主任教官三巨頭可曾會商過如何處置?可曾依職責向教育部中部辦公室報告,請示處置方式?中部辦公室是否曾明白指示處理原則?如果都未曾,則以上諸高層是否個個都是瀆職者?


先說主任教官。做為校園軍訓業務及安全的負責人,原來和校規的執行並未有直接關係,但當學生反彈聲起,且日益擴大,漸至不可收拾,則校園安全紅燈亮起,他便已責無旁貸,不能置身事外。但學生運動已然爆發,媒體中他卻能以緩頰的角色出現,明明應是事件的負責人之一,其可能犯的錯包括被部屬矇騙、督導不周、處置不當等,媒體前卻像個無辜者,是何道理?

再論學務主任。以此次學生抗議的原因乃新法規的強力執行論之,學務主任才是此項業務的主要決策者。但整個事件卻出乎意料之外的,該校學務主任竟完全沒有角色,其「完美切割」的功夫令人瞠目結舌。

至於校長,讓我們直接了當的講,校長當然不是整起事件的局外人,而是當事者!生輔組長執行的當然是校長的學校政策,生輔組長一直是事件的代罪羔羊,問題不僅是在生輔組長,問題當然包括主任教官、學務主任,問題更在於校長!

事件爆發點是自由時報3月18日的頭版新聞:台南女中近2千學生 集體「脫褲」抗議,內文點出的大人包括生輔組長、主任教官、校長,卻獨漏學務主任!讓熟悉學校行政的人無法理解。是自由時報無心之過,還是有意為之?其操作方式是否可以質疑該記者受爆料者的請託,因此絕口不提學務主任在事件中的角色扮演,免得引人注目。且記者將事件之焦點技巧地集中在生輔組長一個人身上,而校長、與主任教官彷彿是事件的評論員,或學校政策解說者;一樣要負主要責任的學務主任在報導中憑空消失,十足是個和你我一樣的旁觀者。後來出現在電視訪問上,竟一躍而成為事件協調者、解說者、甚至是事件定義者,卻仍然是個沒事的局外人,這又是何道理?

讓我們試著從媒體報導還原真相。據3月19日中央社報導:「台南女中學務處主任王美霞表示,有關學生服裝儀容的規定,校方從3月初就不斷與學生溝通,學生發動集體脫褲子行動,是抱持好玩的心情,事後還有人到教官室唱歌給教官聽。」另據同日中廣新聞報導:「針對整個風波,校方輕描淡寫表示,同學只是單純表訴意見,雖然有點擦槍走火,但『不算抗議』。….. 台南女中學務主任王美霞強調,學生們的表訴行動是歡樂的、開心的,事後還到教官室唱歌給教官聽,教官也是笑一笑,沒有想到卻被外界講成是抗議行動,事情有點擦槍走火。」

是不是真的「不斷與學生溝通」?除了前述「短褲幫」的聲明足以證明其睜眼說瞎話外,在學生改編的「說好的短褲呢?」kuso歌曲中亦有類似「官兵捉強盜」的生動描述。學校的正益老師在南女短褲幫官方網站亦有留言:「從開學至今過了一個月,許多師生與家長所表達的意見似乎完全不被接受,我們要求的服儀修正會議也仍不見下文,後來所發的「彈性方案」(說是彈性其實一點都不彈性)中提到的會議,也是在重新進行第二次老師連署與強調違反教育部相關法令後才出現,而且是說明會性質,不是修正會議。因此,師生與家長的許多的溝通已無效後,同學訴諸實際行動,我已覺得理所當然了。」顯見王美霞主任所稱的「不斷與學生溝通」其實可能是沒有溝通,或者是下對上的溝通,最終是溝而不通。

至於是不是「歡樂的、開心的」、「抱持好玩的心情」呢?若是光只是「說好的短褲呢?」kuso一下,或設個「短褲幫」網站八個人玩一玩還有可能,卻大費周章驅動二千多人一起來,應就不是好玩可以涵蓋的啦!而且如果認定真只是好玩,則何必隨即答應學生「自行決定穿著長褲或短褲,並召開校務會議訂出校服穿著規定」等開放條件來因應,該校學務主任對「好玩」的定義也太好玩了,對事件的定義也太輕忽了吧。

至於「到教官室唱歌給教官聽」,我想年輕過的人都知道,如此舉措根本就是十足挑釁的行動,該主任對年輕人的思考與好惡邏輯顯然欠缺了解。對學生的抗議甚至挑釁行動,竟然都用這樣的認知解釋,只能以非常人視之,難怪學生投訴無門,不生事也難。

我們在此特別強調,無論將學生抗議行動說成是「抱持好玩的心情」、「不算抗議」、「到教官室唱歌給教官聽」,乃至於「學生們的表訴行動是歡樂的、開心的」等,竟然彷彿一場美好的嘉年華,實在令人難以置信,諸如此類的說詞,對照於南女短褲邦官方網站的種種論述與氛圍,對學生恐怕恰好是最壞的教育!因此我們特別要建議教育部,務必要關注台南女中主任教官、學務主任與校長的反應言論與方式,督導與要求他們不要再出現違反教育原理的反應言論與方式,以免再一次對學生造成不必要的傷害!學生應該在健康明朗的環境學習成長,不應被扭曲的論述籠罩!

作為一校之主的校長,好好壞壞都要概括承受,責任當然最重,既要對內又要對外,所以選擇適才適所的幕僚協助才是發展校務的王道。但若識人不明、用人不當,三天兩頭出狀況,則天天都要扮演組織救火隊的角色,這樣的校長當的未免也太辛苦了。

「脫褲事件」因管教學生問題而起,依照學校分層負責的精神,如果幕僚稱職,類此事件其實輪不到校長來緊張,但最終卻爆發大規模的學生抗議行動,則除了選任之主任、組長失職外,校長之危機意識不足或者也是主因。報載校長認為脫褲行動是歡樂的,故不是抗爭行動。其作為頗有刻意模糊事實之嫌,或者是思考以此作為日後追究責任時脫罪之說詞。但教育部訓委會常委羅清水對此事下了一個還算中肯的評斷?「回應的動作慢了一點」,應該還蠻接近事實的真相。

事發前學生、老師、家長之多次反彈,校長不可能不知情,卻未認真面對,導致事情往最動盪之處發展;既知學生抗爭行動如箭在弦上,又未能解決衝突於未發;待事件爆發後,也只知採取隔離策略,避免激化,卻沒有任何快速解決的良方提出,凡此都可看出校長似乎打算採取拖延戰術,期待熱潮一過,眾人回到生活常軌,大家又可以過著太平日子了。

●「我也愛台南女中的小褲褲」!

爆發當時校長的言論也有不妥之處,三月十九日中國時報特別以引號的方式報導校長說:「我也愛台南女中的小褲褲」!男校長對女學生用「小褲褲」的詞彙,畢竟甚為不雅、不夠莊重,運動短褲就是運動短褲,為何要說成「小褲褲」?若此報導為真,則校長心態甚為可議,並且我們認為,如此之人極端不適合擔任台南女中校長,教育部應當考慮立即將之撤職!

●監督者的神經麻痺,包庇縱容

教育部在此事件的表現也是失職連連。據自由時報3月18日報導指出:「教育部訓委會常委羅清水表示,對台南女中學生抗議一事尚無所悉,須作進一步了解,才能知道學校管理是否恰當。」若報導屬實,則該校相關人員是否事前隱瞞,事發後也無回報,是為失職。而網路串連多時,媒體披露時已事隔三天多了,教育部一句「尚無所悉」回應,明顯是推諉塞責,企圖做乾淨切割。

另據中國時報3月19日新聞:「教育部中部辦公室督學許陣興說,台南女中學生要脫褲抗議,校方之前就已知悉,但並未阻止,整件事情發展也都在掌握之中,未失控。」質疑點在校方既已知悉,而督學知悉否?不知,則為校方隱瞞事實;知悉,卻未阻止以致失控,則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亦難脫督導不周之責。其「未失控」之說法,則純粹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同日中國時報又報導:「負責學校教官人事異動作業的行政院中部辦公室第六科長周瑛石指出,……除非校長認為人地不宜要求改調,否則中辦不會主動介入此事。」一句「不會主動」把自己的責任切割地乾乾淨淨,好像校長與中部辦公室都不是事件相關當事人,而是事件評價人,一樣犯了角色錯亂故作無辜狀的毛病。

監督者負督導之責,下屬有錯,竟不知悉,是為神經麻痺;既已知悉,卻又掩蓋事實,甚至粉飾太平,則是包庇縱容,如此上下交相賊,又一付事不關己模樣,實在是無比可惡與荒謬。

●輕輕放下的跡象已現

從新聞報導的角度來看,事件從3月15日學生脫褲抗議陳教官起始,於3月19日陳教官出面說明終結。看似「完美」的結局,但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教育部在事發後第四天因為媒體的披露,才在晚間被迫宣告不懲處學生的原則。但教育部卻只是「要求校方不要因此懲處學生」,校長雖也回應「絕不會因此事件懲處學生」。這樣的說法讓人吐血,它的意思就和「小孩雖然犯了錯,但大人會原諒他們,不會與他們計較」一樣,也就是說「大人並沒有錯,錯的是學生」,但從事情之始末觀之,卻絕對是個顛倒的錯誤邏輯。諸大人們督導不嚴在前,粉飾太平在後,事後卻還能大言不慚地對被他們逼迫做出激烈行動的學生說:「沒關係,我原諒你!」這種家父長威權心態不會讓人氣結嗎!

又據中央社報導,行政院吳敦義院長於3月19日傍晚在立法院接受國民黨籍立委李復興質詢時表示:「只要學校與學生可以好好溝通,有共識就會很好。」教育部吳清基部長則補充說:「下午打電話給台南女中校長,校方表示已經與班聯會溝通過,與學生達成共識。」負責教育最高行政單位的兩人所講的話,和沒有講並無兩樣,誰該為這次學生抗議動負責?縱觀上上下下所官員,那個不是「官官相護」、「裝模作樣」的姿態,其息事寧人的心態已讓此事無是非,連「高高舉起」的樣子都不見了,最後怎麼不會是「輕輕放下」呢!實在是令人心痛啊!

民主社會強調依法行事、依法行政,學校方面捨此不由,經人提醒後,亦未正面回應,終於爆發學生抗爭運動,付出超高代價,相關失職人員難道不該予以懲處?但事發後下至學校,上至教育部、行政院,對引發事件的相關失職人員卻一句話也無,而媒體除了對生輔組長窮追猛打外,竟意外地放過該組長的所有長官是否有縱容或監督失職之責,立法委員諸公也主動地加入此「共犯結構」的行列之中。看來,事件的落幕劇本已經寫好了。依照我們社會的習慣處事邏輯觀之,上層結構已做好事件之完美切割,生輔組長的砲灰角色大概已經確定了。

問題在,我們應該讓事件這樣發展下去嗎?眼睛沒睜亮的可憐人?可憐之人或者亦必有可惡之處?永遠是被犧牲的,真正該負責的卻永遠可以躲在暗地裡偷笑!

請繼續監督,此事件之後續發展,注意失職人員最後有無因此受到懲處!

●結語:不能懲處學生,但一定要懲處相關失職人員!

依教育部訂頒的「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第四條: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時,應依尊重學生人格尊嚴、個別差異……等原則處理。第二十一條則規定:「學校應邀集校內相關單位主管、家長會代表、教師代表及學生代表,依本辦法之規定,共同訂定學校輔導與管教學生要點,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定後實施。」而教育部訓委會常委羅清水亦表示,該部現在不統一規定髮式、服裝,完全授權學校和學生討論後決定。校方應該和學生討論,找出一個雙方都可接受的服裝模式。

文化評論者南方朔說:「政府為什麼一定要等到問題鬧成了民怨才會知道問題的嚴重?一個政府理應知道民心之所向,要在民怨逐漸形成之際就『先天下之憂而憂』。」他又說:「當今的社會已更趨複雜,政府對各類問題已必須更加敏銳並有判斷力與因應力,如果拖延被動,各類問題所形成的負面能量就很容易集中匯合並向權力中心反打回來。」誠哉斯言!雖然說的是政府,但用在學校權力中心的行政單位身上,也是通的。

這次南女的「脫褲事件」正是「拖」出來的。沒權的人拖,傷害的只是自己與親近的人;權力愈大的人一拖,其傷害力也愈大,不僅傷了二千三百名學生與老師,也傷了社會大眾與整個教育體系!所以,我們認為,也藉此特別提醒,關於此事,教育部應依法嚴懲相關失職人員,回歸事件之公義;否則,如此重大之行政違失,對相關失職人員若無具體且公諸於社會的相應之懲處,教育單位的組織力何在?教育部的領導力何在?如此重大之行政違失,對相關失職人員若無具體且公諸於社會的相應之懲處,在教育界,還有什麼事是可以被懲處的?!若無依法相應之懲處,國家政府對於學校的設立、發展、督導與管理豈非形同兒戲!
 
 
goto top
回首頁
連絡我們
941025
中時電子報
聯合新聞網
自由時報電子報
蘋果日報
NOWnews
台灣醒報
BBC中文網
美國之音中文網
亞洲時報
大紀元時報
 
Twitter
Facebook
噗浪
 
funP
HEMiDEMi
PeoPo公民新聞
 
三立
年代
東森
中天
TVBS
台視
中視
華視
民視
公共電視
原住民族電視台
客家電視台
 
緯來
ESPN
 
CNN
 
大愛電視
人間衛視
 
國家地理頻道
Discovery
Animal Planet